川普当选总统后的影y响

刘以栋    11/21     2118    
4.0/1 

川普当选美国总统的影响

刘以栋

充满争议的美国大选终于落幕。共和党候选人川普当选。对大部分人来说,川普不是一个理想的总统候选人,但是他现在已经当选,再纠缠他的个人品格已经没有意义。民主制度本身,就是通过投票决定结果。我们都反对别人有一票否决权,但我们有时自己却反对别人有不同意见,好像自己有一票否决权似的。

既然川普已经当选,分析一下他未来当总统的影响应该更有现实意义。这里我编译一篇文章,期望起个抛砖引玉的作用。

川普当选最大的影响,就是标志着美国对世界全球化承诺的结束。这全球化承诺既包括贸易协定方面的承诺,也包括军事联盟方面的承诺。

其实,也不是只有美国开始“去全球化”。英国已经在脱欧共投中走在前面。许多亚欧国家也是民族主义高涨。菲律宾的现总统可能比川普更狂热。

在过去几十年,因为经济全球化,科技和国际旅行的蓬勃发展,人们有一种地球村的感觉。 苹果手机可能是在中国组装的,好莱坞的电影可能是在温哥华拍的。 在商店里,我们可以买到世界各地的物品,甚至在美国娶个外国新娘也不是天方夜谭。

但是,把美国现在的所有国内经济问题归罪于世界贸易却是找错了对象。这就像把年轻女士们的肥胖归罪于牛仔裤太紧一样不合理,它忽视了以前已经存在的问题。

美国经济问题有两个主要原因:1. 从2008-2009 年经济危机以后的去杠杆化;2. 美国的教育制度没有培养出足够多的具有竞争力的劳动力。

在未来的几年里,除了全球化的顶峰成为历史以外,世界各中央银行的宽松财经政策顶峰可能也已成为过去。在过去的几年间,世界各中央银行共降息达670次,购买金融资产12万亿美元。请大家不要忽视这12万亿美元的数目,中国引以为自豪的外汇储备也就是3万亿美元左右。现在世界各国的利率都在零左右,再降息也难。

随着宽松财经政策的顶峰过去的,应该是金融资产的高回报期。 在未来十年,要取得高投资回报,会一样困难。

川普上台以后,重心应该是普通大众,而非华尔街精英。所以现在人们担心的不再是通货紧缩,而是通货膨胀; 不再是全球化,而是美国的国内消费;不再是华尔街股市再创新高,而是普通老百姓在经济复苏中受益。

有研究表明,从1926年到现在,有型资产(房屋,可收藏品和大宗商品,Real Assets)跟金融资产(股票和债券)的比率处于历史最低点。 从102% 降到现在的12%多一点。 经济学有个趋向均值(Mean Reversion)理论,相当于中国的物极必反的观点。达到极端以后,要回归中庸。川普这次当选,也是奥巴马政府过去几年政策太左的结果。

当然,房地产市场取决于地理位置。美国东西海岸房屋价格已经很贵了,但美国内陆地区的房价还没有涨起来。

川普上台以后,债券投资前景暗淡。他的减税计划,修墙计划和政府搞基建的举债计划等,都不利于债券投资。这就是为什么美国政府10年期债券利率最近几天涨到2.35%的原因。美国政府债券近40年的牛市,现在应该已经走到了头。如果一定要投资债券,可以考虑购买保值债券(TIPS)。

川普号称要对中国等国家引入高贸易税,让人想起85年前的胡佛(Herbert Hoover)总统。胡佛于1930年签署了臭名昭著的关税法an(Smoot - Hawley Tariff), 对近两万种进口物品征收高进口税。 经济学家认为,这个高进口税法案,是美国大萧条时期持续近30年的主要原因之一。因为美国贸易伙伴的报复性贸易行为,美国的进出口额在引入高关税法后减半。

研究美国大萧条时期起家的美联储前主席伯南克后来也认为,高贸易税法案和后来的贸易战起到适得其反的效果。它加重和延长了美国大萧条时期( Economists still agree that Smoot-Hawley and the ensuing tariff wars were highly counterproductive and contributed to the depth and length of the global Depression) 。

我们期望,川普善于摸女人的手,并不能真的掌控他在竞选期间许诺的全部议题,让经济规律来决定经济政策可能比人为干预更好。面对现在金融资产的高价位,收紧的货币政策和世界范围内的恐怖活动,川普未来的日子会很艰难。这比他在电视剧中取悦电视机前的观众困难得多。

川普当选,有一位外国领导人很高兴。不,不是川普仰慕的普京大帝,而是当今中国领导人。在美国减少世界影响力的时候,中国的一带一路却在增加中国的影响力。当美国专注于国内发展时,中国发展世界影响力的阻力会大大减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