脆弱的生命

刘以栋    03/24     2733    
4.0/1 

脆弱的生命


刘以栋


一天开车外出,看到对面的马路被封闭,当时也没有多想,就开车走了。后来听说那里发生了交通事故。一人开车太快,撞到路边的树上,当场死亡。

再后来开车回家,发现路边立了一个十字架,十字架下面放了几盆花。一个大雨滂沱的周末,我看到两位女士穿着风衣,屹立在十字架前。一个人走了,留给亲人无限的思念。

人的一生几十年光阴。从出生开始,带着父母的期许和盼望,慢慢长大,经历了多少艰难和困苦。其实,我们自己可能没有意识到,我们的成长过程,也是父母担惊受怕的过程。

现代医学发达了,人们忘了孩子出生的艰难。在现代医学技术发展以前,孩子出生本身就是对母子的生命考验。美国前总统林肯一生忧郁,其姐姐莎拉难产去世应该是一个重要原因。她比林肯年长两岁。他们的母亲去世时,林肯9岁,他的姐姐11岁,对林肯照顾有加。莎拉21岁难产去世时,对林肯留下了终生遗憾。

随着家庭用车的普及,马路事故也成了美国人的主要杀手。有人打比方说,除非你时刻带着荷枪实弹的枪,否则开车就是你日常生活中最危险的活动。中国以前的马路标语,宁停三分,不抢一秒,其实是有道理的。凡事给自己留点余地,这样就不需要在马路上赶时间。

我们的一生,就像一颗成长的树。无意中对身体的伤害,就像无意中对树的伤害。虽然平时看不出来,但最后出问题的地方,往往是以前照顾不周的地方,就像树在有伤痕的地方断裂。

年轻的时候,我们可能感觉人生是一种苦难,没有太多值得留恋。聪明如苏东坡者,尚且感叹人生不如意事十八九,更何况芸芸众生的我们。

但是,最好的月亮夜,不如烂阴天。月亮夜再好,在月光下看书也是不可能的,阴天再暗,人们还可以看书。同样,好死不如赖活着,健康的活着就是王道。国家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,能活到这一天的抗战战士就是英雄。他们的很多战友更伟大,可惜没有活到这一天。小平同志如果没有活下来,就不会成为后来的第二代领导人。

谈起健康的活着,让我想起以前念过的贫穷基因。因为我们亚洲人生活艰难,所以我们会带着贫穷基因。这贫穷基因表现在两个方面,生理方面和心理方面。

生理方面的贫穷基因表现在,我们的身体能把过剩营养有效储存起来,以备以后荒年需要。所以,即使相同的体重和身高,华人也比其它种族的人更容易患心脏病,高血压等心血管疾病,因为我们把脂肪储存在内脏里,以备急需。

心理方面的贫穷基因表现在存钱习惯。因为我们人生中遭遇太多的天灾人祸,所以我们要存钱自救。在兵荒马乱的年代,或者“自然灾害”的年代,如果自己没有积蓄,就可能面临种群灭绝的危险。

人生是艰难的,所以活着就是王道。保持健康很困难,破坏健康很容易。病来如山倒,病去如抽丝。

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