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国大银行里的大人物

刘以栋    10/30     3671    
4.0/1 

  美国的银行很多,有八千多家。虽然这些银行大大小小不等,但其中的三大银行:花旗 (CITI)、大通(JP Morgan)和美国商业银行(Bank of American)却都是庞然大物,每家银行的总资产都在两万亿美元左右。两万亿是个什么概念:目前中國每年的国民总产值也就3、4万亿美元,美国每年的国民总产值也就是十三、四万亿美元。

  2008年,是美国银行的灾难年。从2007年五月到现在,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,美国银行业的市值缩水超过两万亿美元,从高点的三万亿美元降到现在的一万亿美元以下。现在资产最大的花旗银行正计划解体,变成两个小银行,应了中國那句”分久必合,合久必分”的老话。

  上世纪三十年代大萧条以后,美国国会通过了”格拉斯——斯蒂格尔”(Glass-Steagall)法案,把商业银行、投资银行和保险公司分开管理。商业银行归美联储和货币管治办(The Office of the Comptroller of the Currency , OCC)管,投资银行归证券和交易委员会(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, SEC )管,保险公司则归各州的保险部门管。上世纪九十年代,大家似乎都忘记了大萧条时期的痛苦,联合推翻了”格拉斯——斯蒂格尔”法案,前财长保尔森则是其中主要推手之一。现在看来推翻”格拉斯——斯蒂格尔”法案是一大错误决定。

  过去这些年,旁观了美国银行的一些事件。现把我道听途说的事写下来,或许可作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。

  花旗银行的现总裁 潘伟迪 (Vikram Pandit) 原在摩根士丹利添惠工作。那时摩根士丹利添惠 (Morgan Stanley Dean Witter) 的退休老人正在赶当时的总裁裴熙亮(Philip  Purcell)下台。裴熙亮原在添惠公司工作,摩根士丹利跟添惠合并时,摩根士丹利的麦晋桁(John Mack)为了表达善意,让裴熙亮先当两年总裁,然后由麦晋桁接替。可惜裴熙亮恋栈不下,整肃麦晋桁的部属,最后逼走麦晋桁本人,把摩根士丹利添惠搞得一团糟。当时摩根士丹利添惠的董事会成员征求潘伟迪意见时说,没有什么理由不让裴熙亮当总裁。潘伟迪留下一句名言:哪有什么理由让他当总裁呢?! 从这里可看出,银行总裁也并非都是德才兼备的正人君子。

  潘伟迪出于对裴熙亮的行为不满,从摩根士丹利出走,成立自己的对冲基金。他的对冲基金被花旗银行收购后,潘伟迪被重用。花旗前总裁查尔斯 普林斯 (Charles Prince)下台后,他成为花旗银行现在的总裁。值得一提的是,潘伟迪管理的对冲基金,回报一点都不好,帮客户赔了不少钱。由此可以看出,华尔街的大人物,同样不知道市场的未来走势,只不过人际关系好罢了。

  花旗银行前总裁查尔斯 普林斯 (Charles Prince)曾留下一句名言:音乐没停时,舞接着跳(When the music stops, in terms of liquidity, things will be complicated. But as long as the music is playing, you’ve got to get up and dance. ).可惜音乐停止时,他没了座位,被赶下了台。这是一个典型的同行竞争问题。大家都知道不对的事,你是否能坚持不做?!

  花旗银行前执行委员会主席鲁宾(Robert Rubin),以前是克林顿时期的财政部长。他最近一直狡辩说,花旗现在的烂摊子,跟他毫无关系。人们不禁要问,鲁宾处在那样高的位置上,到底在做什么?如果他什么都没有做,为什么每年要拿几千万美元的薪水?如果参与决策了,那就要负起责任。迫于压力,鲁宾最近终于辞职。

  大通银行的总裁詹姆斯 迪蒙(James Dimon), 跟花旗前总裁查尔斯 普林斯,是当年桑迪 威尔(Sandy Weill)收购花旗银行的左膀右臂。据说,詹姆斯 迪蒙当年因没有给桑迪 威尔的女儿一个好位置,而被桑迪踢出花旗银行,不知桑迪现在是否为当年的决定后悔。现在大通的处境可比花旗好多了。这里可以看出,美国也不总是任人唯贤的。

  詹姆斯 迪蒙离开花旗银行以后,被聘为第一银行(Bank One)的总裁。第一银行原为俄亥俄州哥伦布市的一家区域性银行,它收购芝加哥的第一芝加哥银行以后,把总部搬到了芝加哥。大通收购第一银行以后,詹姆斯 迪蒙后来变成了大通银行的总裁。詹姆斯 迪蒙有一名言:如果现在就让我当大通的总裁,那么第一银行的收购价格还可以比现在低。也就是说,为了确保他以后能取得总裁位置,他不惜把第一银行低价出售。号称始终把股票持有人的利益放在第一位的大公司总裁,在现实中可能并不总是那样做的。第一银行被收购的溢价(Premium),比同期被收购的波士顿舰队银行(FleetBoston Bank)的溢价低很多。

  收购波士顿舰队银行的美国商业银行,其总裁肯尼思刘易斯 (Kenneth Lewis)今年被美国银行家报评为本年度银行家。成为第一位被该报两度评为年度银行家的人物。有一次刘易斯接受领导的一项重要任务,领导问他何时能动身时,他留下一句名言:你交代完任务后,我就出发。刘易斯行事果断,有点从我做起,从现在做起的味道 (Do right things, right now).

  刘易斯的果断行为,在收购美林公司这件事上,起了负作用。美国商业银行这次收购美林银行过于仓促,并且付价太高 (60% Premium),显得没有大通银行的詹姆斯迪蒙作风老道。詹姆斯 迪蒙收购拜尔斯恫的价格是如此之低,以致政府都不得不强迫他提高一倍价钱。更何况拜尔斯恫有大约40%的生意是跟大通银行做的,如果它破产,大通也会损失惨重。大通兼并华盛顿互惠时(Washington Mutual),只取其中的银行部分,扔下总公司的股票和债券持有人不顾,是典型的资本家唯利是图行为。刘易斯现在感到上了美林前总裁塞恩(John Thain)的当,所以最近把塞恩赶出了美国商业银行。

  银行职员属于白领阶层,银行的总裁更是高高在上的职位。但美国银行的总裁并非都来自名门望族。第一星银行(Firstar)和美国银行(US Bankcorp)2001年合并时(现为美国第六大银行),两家银行的总裁是一对亲兄弟(Jack  Grundhofer and Jerry  Grundhofer).其父是一位酒保,其母是一位女佣。出身卑微的奥巴马能成为美国总统,期望年轻一代的中國人能大有作为。我们老了,不无所谓也力不从心了。

作者: 刘以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