纽约旧地重游

刘以栋    09/19     6812    
4.5/2 

← 抗战胜利70周年随想
纽约旧地重游
发表于 2015 年 09 月 19 日 由 刘以栋
纽约旧地重游



刘以栋



纽约是金融人士的圣地,但我在九一一以后,一直没有去纽约。这次旧地重游,感慨颇多。



九一一以前去纽约出差,心中尽想着朋友和同事,有空就找他们吃饭喝酒,也没有认真去看纽约的风景。所以虽然我以前数次去纽约,但都没有去华尔街,也没有登上世贸大厦,总想着以后会有机会,结果拖到现在,仅看到世贸大厦的废墟。



这次去纽约,刚好住在市中心,紧靠着世贸大厦遗址,又赶上九一一十四周年,所以很伤感。



九一一发生那天,我们刚上班。第一架飞机撞上大楼时,我们去我们的交易大厅看电视,因为我们银行那时就那里有电视。那时我们以为是偶然事故,所以还在等着纽约交易所正常开门。



第二架飞机撞上大楼时,谁都知道这不是偶然事故,所以开始撤离。那时还有一架飞机在路上,而我们公司大楼在当地是最高的建筑。



出了大楼东门,我在东边的市区公园遇到了我当时的经理,他说,以后的一切都会改变。我的经理在美国海军服过役,后来取得过美国律师执照,又在美国银监会(OCC)干过,属于美国的精英人士。一切如他所料,以后我们的办公楼层层装了安全门,坐飞机有了现在的安检。以前送人接人都是直接来到登机口,哪有现在这么多规矩。



过去的世贸大厦遗址,现在是两个大水池,围栏表面刻着遇难者的姓名。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想的,但我作为同行人士,看着真的很伤感。大家可能不知道,他们中大部分人都是普通员工。



我认为大家对金融人士的印象,是既爱又恨。从恨的角度,许多人对金融人士的高收入非常不满,自己在股市赔了钱,也认为是金融人士捣的鬼。



从爱的角度,许多人很自豪的告诉我,他们孩子在华尔街上班,做投行,挣大钱,自豪之情溢于言表。



作为一名金融人士,我想告诉大家,美国金融行业里的大多数人,也跟你我一样在打工,靠自己的汗水,挣一份工资。



华尔街有高工资的人,但他们的收入和压力是相对应的。美国没有免费午餐,这在收入和压力方面得到充分体验。业内人士开玩笑,投行做不到四十岁,要么你很成功,可以提早退休;要么你不成功,公司赶你走。



最近我以前的几个同事职场不顺,也让我伤感。其中一位曾经是一家股票交易公司的总裁。不要说他们挣钱多,做几年就可以了。其实,有什么样的收入,就有什么样的消费。同时,美国的税率这么高,也存不了多少钱。



也不要以为做交易好玩,其实这就跟打麻将一样,偶尔打打很好玩,但如果要靠此谋生,则是另外一回事。



每个交易台(Trading Desk) 一般有两个小组,一个管交易,一个管销售。最可靠的收入,是靠做买卖赚差价。所以做中间人,才是华尔街赚钱的根本,靠赌股票涨跌赚钱,难度太大。



如果你细心观察,你就会发现,华尔街发行股票和债券,帮公司上市,帮客户管理资产,把垃圾贷款打包出售,其实都是赚手续费。



这次在纽约,尽量没有打扰过去的同学和朋友。到了这个年龄,各家都有事,下班要回家,没有太多兴趣应酬,所以我也不想做人家应酬的对象。



这样工作之余,就去华尔街去转了两圈,也到交易所前面去看看金牛。我以前一同事跟我讲,他以前上班的地方是华尔街一号,这次也去看看。地址是一号,但门面不是很醒目。



这次去纽约,也看了美国在纽约的黄金储备。解说员介绍,这些黄金都是外国央行的黄金,美国的黄金其实在西点,跟西点军校在一个地方。过了几道关卡,以为可以搬几块金砖试试,结果仅是隔着门看看,很扫兴。



许多美国人不喜欢纽约。我一同事跟我说,他第一次去纽约出差,找人问路,结果被指到一建筑工地,开会晚了一小时,所以他几十年后的今天,对纽约还没有好感。



纽约是世界大都市。套用“北京人在纽约”里的台词, 如果你爱一个人,那么送她到纽约, 纽约是天堂; 如果你恨一个人,送她到纽约, 纽约是地狱。



对大部分人来说,纽约也就是一个打工挣钱的地方。